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生工作 >

大学生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活动?

时间:2019-05-15 17:02 点击:

原标题:“第二课堂成绩单”为毕业生就业竞争添砝码

3月28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共青团“第二课堂成绩单”发布,该校国际经济贸易学院学生贺晓东和一批即将走出校门的大四同学拿到了一份特殊的成绩单。在这张成绩单上,有他过去4年参加的所有活动记录,每一次记录都对应着相应的分数。

13分,是一个让贺晓东满意的分数,因为已经超过学校规定的10分的最低限度。他相信,这个在校期间的“额外收获”,肯定会给他出校门找工作带来加分。

作为全国首批共青团“第二课堂成绩单”发布试点高校,这份特殊的成绩单的颁发,是对外经贸大学从2012年开始推进团学活动课程化、团学工作职能化,探索构建共青团第二课堂课程体系的结果,也标志着这一全国学校共青团深化改革的重点项目从此将逐步深入开展。

什么样的活动才能助益学生发展

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外经贸大学团委书记陶好飞都面临着一个困惑:到底什么样的活动才是真正对学生有用的?

在他的记忆中,每年学生组织的活动不少,他也曾为了丰富学生的大学生活,“大笔一挥”审批了一个又一个他自己都觉得不怎么满意的活动。

“学生评价如何?是否真正从中获益?符不符合他们的成长需求?”面对这样的问题,陶好飞没有答案,他甚至不清楚一个学年下来,学校各类学生活动总共办了多少场。“一场活动办完也就完了,好像并不能留下什么痕迹”。

娱乐化,碎片化,快餐式,这是陶好飞给以前的学生活动贴的标签,而对自身发展缺乏认知管理的大学生又往往容易去追随这种娱乐化的活动,陶好飞觉得这不是一件好事。

他曾经一度对一件事情“耿耿于怀”。

那个晚上,学校同时有两场活动,一个是著名院士讲如何学好数学的讲座,一个是小明星带来的娱乐活动。让他觉得惊讶的是,在可容纳千人的院士课堂上,参与的学生只有两三百人,而有小明星参与的活动现场却是人员爆满,甚至连过道都站满了人。

陶好飞意识到,这样的状况必须改变,“我们并不能够仅仅依照参与人数来衡量一场活动举办的成功与否,作为学校,更希望学生能够从参加的每一次活动中得到实实在在的收获,让学生们在活动中真正最大程度地得到锻炼和提升”。

在他看来,当学生兴趣和学生自身成长不一致的时候,学校团委就应该充当一个调节平衡的角色。“要注重对学生综合素质发展的引导和教育,有规划地培养、服务学生,而不是被学生牵着走。团委不仅要改变学生活动碎片化、随机性强的特点,还要建立一套完整的体系化学生活动模式,让我们的学生在大四出校门时变得更优秀”。

但是,改变学生活动娱乐化倾向太强的状况,说起来轻松,做起来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高校共青团如何有效融入学校人才培养格局?如何让高校团学活动更好地契合学生的成长成才需求?

这样的思考是第二课堂成绩单制度实行的初衷,“学生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活动?哪些活动对他们的成长发展是有高附加值的?我们希望有一个可视化可量化的结果”。

事实上,对于第二课堂成绩单的探索早在2011年就开始了。

那一年,对外经贸大学团委开展了为期一年的调研。对校内93个工作日中涉及学生8万余人次、共计689项活动开展调研,随后,他们还对全国63所高校相关工作进行了调研。经过一年的调研,学校团委开始筹建新的团学活动体系。

2012~2013年,学校着力于对活动平台、学分考核和网络认证三大核心系统的框架构建,以及新媒体技术的研发和网络对接。2014年,在之前探索的基础上,学校对二三课堂进行了功能模块划分,团学事务一站式服务正式启动。

实行第一年就有学生提出“抗议”

对于这样一个还没有看到成绩的制度,最初,一些学生是抵触的。

“我们的一课堂本身任务就不少了,学校二三课堂又给加这么多任务,还要计算学分,哪有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呀。”有学生这样抱怨。

这样的问题,是对外经贸大学团委办公室主任陈玲早就想到的。作为第二课堂成绩单制度的主要参与者和设计者,她早就为学生们“算好了账”。

“每听一次讲座就可以获得相应类别的0.2学分,平时参加各类竞赛、志愿服务都可以获得不同分值的学分。4年完成10学分,平均下来,一学期参加的活动并不是很多,也不会占用他们太多的时间。”

而这样的情况在一段时间之后,学生们陆续拿到了一些学分时开始渐渐明白,第二课堂并不是他们的“负担”,而是一种可以让他们受益的制度设计。

贺晓东从刚进校就知道了学校开展“第二课堂成绩单”的相关规定,但是他坦言,大一并没有太多关注这个指导方案,更多时候会跟着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参加自己喜欢的活动。

到了大二,贺晓东查看“第二课堂成绩单”,他发现自己在某些方面的学分还是空白,于是开始注意对于参加各个类别活动的平衡。

“有一次听了一场关于图书馆数据库使用的讲座,开始只是为了弥补自己在该类活动中的学分,但是去听了讲座才发现,原来学校图书馆数据库有这么多资源,后来在使用中觉得我们学校图书馆在这块的投入真是太赞了。”贺晓东说,“很多同学在大四写论文的时候才开始重视图书馆数据库,往往都不知道该如何熟练使用,大二下学期听了那场讲座,给我后来写论文查阅资料带来了很大的帮助。”

法学院大四学生郑献恺在谈到“第二课堂成绩单”时也表示,自己在大一大二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平台的真正意义,只是简单地当作学校的一项任务去参加,而周围和他有着同样想法的同学也不少。

后来参加的活动多了,特别是参加完一些校外活动,有了对比之后,郑献恺不但感受到这个平台的便捷,而且开始理解学校这么做的目的。“这个平台可以很好地把学生个体和组织对接起来,我们能从中获得很多有用的信息。”他说。

除了学生的“抗议”“怠慢”,在推行“第二课堂成绩单”的过程中,陶好飞和同事们还面对着更多的困难。

单是一个选课系统,就让校团委伤透了脑筋,“学生怎么选,怎么记录,学生来不来我们怎么才能知道?”

为了开发出适应的选课系统,陈玲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个日日夜夜与技术人员在会议室里就系统的需求进行反复沟通。

“看似一张成绩单,背后却涉及相关机制体制的协调、多个部门配合等问题。如何选课、记分、评价?需要建立一个完整的网上平台。”陶好飞介绍,“我们的人员少,开始资金也很有限,实行最初,困难还真是蛮多的。”

根据学生需求推出个性化活动

作者:得到的时候你在毁 来源:得到的时候你在毁
  • 铜川矿务局第二中学(www.tcjezedu.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tcjezedu@163.com [陕ICP备12003498号]
  • Powered by 局二中信息中心